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九龙心水 特马 >

【三贤文苑】史仙亚家族的脊梁我们的爷

时间:2019-10-04 01:0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我的家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大家庭,爷爷兄弟四人,老大参加革命积劳成疾二十三岁身亡,留下六岁的女儿和四岁的儿子,老四死于非命年仅二十八,留下孤儿寡母。 那时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,靠曾祖父行医的收入和爷爷置办土地,勤劳耕作。大伯的父亲敬帮病亡后,其

  我的家族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大家庭,爷爷兄弟四人,老大参加革命积劳成疾二十三岁身亡,留下六岁的女儿和四岁的儿子,老四死于非命年仅二十八,留下孤儿寡母。

  那时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,靠曾祖父行医的收入和爷爷置办土地,勤劳耕作。大伯的父亲敬帮病亡后,其母改嫁,大伯随母生活不多长时间,爷爷去看望他们,看到改嫁的那家人对大伯不好,爷爷就把四岁的侄子抱回来自己抚养,大伯整夜的哭闹,爷爷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整夜的抱着大伯在院子哄着入睡。四十年代,父辈们渐渐长大,伯父积运、父亲积善、四叔志高开始分别在瑞中和渭南师专上学,家里经济难以供养几个孩子同时上学,为了保障侄子志高能够正常完成学业,爷爷让仅剩半年就要毕业的父亲停学工作。五十年代随着家族不断的人口增加,子侄们一个个成家,家里老宅原来的两院庄基已经无法满足家族的人口居住和生活,曾祖父和爷爷决定让父辈兄弟四人,分家独立生活。分家时爷爷为了照顾两个侄子,将两院老宅留给侄子,带着自己的儿子重心置办家产。因伯父、父亲 、四叔兄弟三人都有工作,唯独大伯一直在家务农,孩子有多,家里负担太重,缺少经济来源,爷爷特意让身体健朗,又能行医挣钱的曾祖父跟随大伯一起生活,以利于减轻大伯父的家庭经济。

  六五年我家被村子别有用心的人,补定为富农成分。爷爷又以家族当家人的身份,被定为富农分子,再一次为子侄担起家庭的风雨,在长达十年的风雨中,爷爷独自一人经常被批判、游行、戴高帽子、虽然子侄已经长大成人,可在整个社交运动的几年中,伯父和父亲一直在外搞社教运动,从来就没有回过家。爷爷一直无怨无悔独自为整个家族扛起了十年风雨。庆幸的是,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像爷爷这样身份的人,总免不了被毒打,因家族的德行,在漫长十年艰难的岁月,爷爷总是得到村里人的照顾,每次开批斗会爷爷的牌子总是比较轻的那块木牌。

  爷爷经历了历史的那多苍桑,一直顽强乐观,在我的记忆里,爷爷是一个很精神,双目有神的庄稼汉,总是勤劳的身影,犁地、收割、扬场、点种,爷爷又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,木工、瓦工、纸活样样都会。爷爷又是一位被邻里尊敬的老人,记得爷爷可能是懂点易学一类的学问,村子总会有人来找他,掐算鸡纠了、猪不见了、猫呀狗呀的什么、总会有人来找爷爷,村里人总是叫他“二哥”告诉他家里啥不见了,爷爷总是问着时辰、子、丑、卯时的掐算着,热情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们,去东南或西北方向找,他们总是一次有一次来找爷爷,一次又一次的感谢,爷爷每次都会热情的让他们满意。

  爷爷对子孙是严厉而又关心的,爷爷抽打老黄牛的皮鞭,时常会落在家族越轨的儿孙的身上,让我们生威而学会守规。在严厉的背后,他对每个儿孙又是关爱有佳,每当别人送给他的礼物,他都会按照儿孙分成等份,每一份都会留着,等待他们依次回来。

  爷爷是一个平凡中深藏着伟大的人,少年时代就跟随大爷送鸡毛信,参加农协会,青年时,在地下党的领导下,出任阳郭乡公所第四保保长(包括高家村。牛家村、坡史村),以此身份掩护逃粮、逃款、逃抓兵之人,坚持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、向地主豪绅征粮,支持的民族抗日统一政策。为了掩护乡亲,他遭受拘禁之苦,为了帮助乡邻,四爷意外身亡,身为保长的他,分文不取,没说一句怨言,而是曾祖父用自己的寿棺入殓儿子下葬,爷爷担起照顾孤儿寡母的责任。

  悠悠岁月,百年苍桑。爷爷用他坚强的脊梁,乐观的精神,无悔的奉献,支撑了一个家族的息息繁衍,用他高尚的品行,传承了一个家族顽强不屈的性格和堂堂正正做人的气质。在我们这个百人大家族里,大爷、四爷、只是记忆里的称呼,我们的心中只有一个爷爷,我们的爷爷史敬堂。中国—新西兰旅游年闭幕式今年11。每当我们站在爷爷的坟头总会在追思的火光中,讲述爷爷得故事。

  史仙亚,女。69年。渭南诗词学会会员,渭南市作协会员,临渭作者协会会员,渭南南氏文化研究第一人 ,渭南明代历史瀑园挖掘第一人 ,著有《渭南南氏八百年》,在《中国好诗》,《传世经典诗词》,《华山文学》,《三贤文苑》及各电子平台,报刊,杂志发表作品百余首。笔耕不辍,淡薄名利。文字俗中见雅,接地气接生活。喜笑怒骂也成诗。《渭南文坛》特约作者,《汗滴化雨伴笔耕》特约作者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2019 迎国庆 向祖国汇报 《彭 文苑 教育我们始终在路上 【三贤文苑】王 观 送别情话 党史文苑属于什么级别的期刊 牟定文苑 当生命爱上诗歌诗意